亲历悉尼“封城”首日
来源:亲历悉尼“封城”首日发稿时间:2020-03-31 20:56:38
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工作人员为旅客测量耳内温度。我的温度是37.3摄氏度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新冠肺炎检查室。医护人员与被检查人员分别身处两个房间,房间中间由透明塑料挡板隔开,挡板上有两个小窗口,方便检查时打开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早上8点,ORA酒店,我被电话叫醒,通知早餐已被放置在房门口。入住隔离点有个注意事项:在房间隔离期间一切只能等候电话通知,不能出门。

威廉王子(左二)与救护人员(图源:美联社)加拿大安大略省首席医疗官威戴维·廉姆斯和副首席医疗官芭芭拉·亚费当地时间30日下午3时举行疫情通报会,宣布该省新冠死亡病例新增10例,增至33例。加上当天其他部分省份已经更新的数字,加拿大的新冠死亡病例达80例。其中,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首次出现死亡病例。

到家之后,住宅所在江北区政府工作人员打电话告知我居家隔离注意事项,并安排了一名中文流利的区政府雇员一日两次联系我记录体温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等待检疫入境的队伍。

从巴黎到首尔,我在11个小时飞行之后,又在机场滞留超过9小时,直到新冠肺炎检查结果出来后,才得以坐地铁回家,期间一共花费超过30小时。

中午11点左右,我接到了可以在半小时后出发前往机场的电话。12点33分,我到达机场的同时收到从仁川国际机场检疫所发来的短信,明确告知我的新冠肺炎检测结果为阴性,但仍提醒我必须隔离14日等。到此为止,我终于可以走出机场回家啦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设置在户外的新冠肺炎检查室。

进入检查室后,医护人员让我头稍后仰,把一根约有一支笔长的检测棒伸入我鼻内,旋转、停留了大概5秒取样,而后又在咽喉部位进行了取样。检查鼻子的时候,我有种想打喷嚏又打不出的感觉。